按Enter到主內容區
:::
現在位置 首頁 > 認識大雅 > 人文采風
  • 友善列印
  • 回上一頁

林之助 一生都在作畫,至今仍創作不輟的林之助說,畫家的責任就是作畫,用心盡心地將心中對美的感動畫出來,便是對國家社會最好的回饋,..

林之助 一生都在作畫,至今仍創作不輟的林之助說,畫家的責任就是作畫,用心盡心地將心中對美的感動畫出來,便是對國家社會最好的回饋,..
林之助 一生都在作畫,至今仍創作不輟的林之助說,畫家的責任就是作畫,用心盡心地將心中對美的感動畫出來,便是對國家社會最好的回饋,..

一生都在作畫,林之助說畫家的責任就是作畫,用心盡心地將心中對美的感動畫出來,便是對國家社會最好的回饋,才算是盡了畫家的責任。

膠彩畫家林之助,榮獲二零零六年的行政院文化獎,他專程從美國回來接受此一殊榮後,台中市政府也頒授榮譽市民獎章給這位台中市籍的畫家,表彰他對藝術的卓越貢獻,當時他的許多學生齊聚一堂為老師慶賀,有如一場藝術界的盛大聚會。

待人謙和的林之助,在談到他的作畫態度時表示,他知道自己很「憨慢」,所以一直都是用最「頂真」的態度來作畫,畫出心中對美的感動。「頂真」可以說是他一生創作的座右銘。

負笈日本 畫作嶄露頭角

被譽為「台灣膠彩畫導師」的林之助,可以說窮其一生都用在台灣膠彩畫的創作、教育、推廣和正名等工作上。生前移居美國的他,每年都會回到台中市和門生故舊敘舊,這次趁著受獎之便回到家鄉,心情顯得特別愉快。他說,身為一個畫家,能夠得到行政院的文化獎是他莫大的光榮,對於台中市頒榮譽市民獎章給他,他覺得非常高興。

林之助一九一七年生於埧雅(今臺中市大雅區上楓里),十二歲便負笈日本,中學畢業後進入日本帝國美術學校學畫,畢業後又進入以用筆色彩變化細膩,擅長描寫自然風景的畫家兒玉希望的門下學習,奠定了扎實的繪畫基礎。

一九四○年林之助自帝國美術學校畢業,返鄉探親並和豐原的王彩珠訂婚,訂婚後回到日本即以未婚妻為對象創作了一幅題為「朝涼」的膠彩畫,此畫在當年十月二人完婚前夕,入選該年的日本帝國「奉祝展覽會」,使他在日本畫壇嶄露頭角,也成為美術界的佳話。「朝涼」現由國立台灣美術館收藏,畫的是一位穿著和服的少女,站在清晨的牽牛花架前凝視一對白色山羊母子,構圖設色清新明亮,畫面顯得溫馨親切。由於這幅畫作於六十多年前,且曾經泡過水,所以現在的畫面已有些褪色。

不是正統 只能課後指導 一九四二年太平洋戰爭爆發,林之助決定回到台灣發展,同年他便以膠彩畫作品「母子」獲總督府美展特選,第二年又以作品「好日」再度獲府展特選。他的作品接連獲得府展的特選獎,不但展現了他在膠彩畫方面的不凡功力,也奠定了他在台灣畫壇的地位。

一九四五年終戰之後,他在台中師範學校任教,由於當時台灣的學校美術教育並沒有膠彩畫這門課,他在台中師範教的是素描和水彩畫,但在課後時間,他則個別指導有才華和對膠彩畫有興趣的學生畫膠彩畫。也由於他的大力推動,使得膠彩畫能夠在中部地區得到相當良好的發展。

一九四六年全省美展開辦,林之助獲聘擔任國畫部的評審。當時稱為東洋畫的膠彩畫,和傳統的中國畫並列於省展的國畫部,兩者一同參賽、評審,共同爭搶有限的國畫獎名額,因而引起了台灣美術界長達數十年的何者才是正統中國畫之爭。後來,省展為了區分二者,乃將中國畫分為第一、第二部,分別收展中國畫和東洋畫的作品。

東洋畫是日本學自唐代中國的繪畫,畫法和風格屬於中國畫的北宗畫派,雖然和南宗水墨畫,在畫法和風格上有所不同,但都是屬於中國畫。然而終戰之後來台的中國南宗水墨畫家,卻認為東洋畫是日本畫,並不是正統中國畫而加以排斥,使得膠彩畫不能在正規的美術學校開課,這便是林之助只能私下教學生膠彩畫的原因。

正名運動 終被畫壇接受

到了一九七三年的二十八屆省展,主辦單位突然取消國畫第二部,並拒收裝框的東洋畫作品。省展此舉除了在畫界引起軒然大波外,也因而觸發了畫界為東洋畫的正名風潮,有人主張改稱為「新國畫」,也有人主張改為「現代國畫」,但這樣的命名、劃分都引起各方不同的爭議。

一九七七年,林之助針對東洋畫的正名提出他的看法,他主張依據西洋畫以作畫的媒材區分為油畫、水彩畫的作法,將以膠劑作畫的東洋畫正名為膠彩畫,以平息長久以來的正統中國畫之爭。林之助提出膠彩畫這個名稱,一開始難免有些外在的爭議,但以作畫的媒材命名,畢竟是符合潮流的作法,經過幾年之後,終於漸漸為畫界接受。他更於一九八一年邀集台灣的膠彩畫家,組成台灣省膠彩畫協會,每年舉辦會員聯展,結合膠彩畫家的力量,進一步壯大膠彩畫家的陣容,互相切磋膠彩畫的技巧,終於讓膠彩畫得以完全正名並有了完整的畫家組織。

走入校園 擺脫私塾教學

一九八五年是台灣膠彩畫發展史上值得特別記上一筆的一年。在這一年,東海大學美術系禮聘林之助前往任教,教授膠彩畫的繪畫技巧和理念。從這個時候起,在台灣發展了近百年的膠彩畫,才得以擺脫終戰以來私塾式的教學方式,第一次正式走進大學的殿堂,成為美術系學生主修或選修的課程,可以經由正規的美術教育,直接培養年輕一代的畫家投入膠彩畫的創作。

一生都在教畫、作畫的林之助,從他最早在終戰初期以私人傳授的方式培育弟子起,到進入東海美術系開課教膠彩畫,一生可以說培育出無數的台灣畫界英才,細數台灣當前老、中、青三代的膠彩畫家,老一輩可以說大多數都是師承於他,至於中生代和年輕一輩,則更是屬於其學生的學生,或是徒孫輩了。畫界尊他為台灣膠彩畫的導師絕非過譽。

一生都在作畫,創作不輟的林之助說,畫家的責任就是作畫,用心盡心地將心中對美的感動畫出來,便是對國家社會最好的回饋,才算是盡了畫家的責任。他說,八十五歲以後一度比較少作畫,然而一不作畫反而覺得渾身不自在,所以他還是要不斷地畫下去,用畫筆將內心對美的感動認真地畫出來。林之助於二零零八年安祥臥安辭世於洛杉磯寓所。

相關圖檔

  • 市府分類: 便民服務
  • 最後異動日期: 2021-12-28
  • 發布日期: 2013-04-28
  • 發布單位: 臺中市大雅區公所‧人文課
  • 點閱次數: 1640